2018华谊对赌“魔掌”下:张国立跑了李晨轻松了冯小刚怕要折了凤

编辑:凯恩/2019-01-03 11:56

  先是“阴阳合同”事件发酵,范冰冰面临税务调查;再是冯小刚与华谊兄弟实控人王忠军兄弟被通缉的假消息满天飞。

  明星们正被补交税款、薪酬大幅下降扰得心神不宁,眼看2018年已经只剩3个月时间,又不免为2018年公司业绩忧心忡忡。公司业绩上不去,完成不了业绩承诺就只能自己“掏腰包”补齐。

  山东财经报道记者发现,自从华谊兄弟将“明星资本化”的运作引入娱乐圈之后,明星们就被业绩对赌搞得“噩梦缠身”。被华谊兄弟高溢价收购的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张国立的公司浙江常升,李晨、冯绍峰等6位明星持股的东阳浩瀚3家公司,都因对赌而疲惫不堪。山东财经报道记者看到,2016年,张国立和李晨等均未完成对赌,冯小刚也是勉强过关。

  张国立曾向媒体大吐苦水,“我现在还是打工的,日子非常苦,因为和华谊签了一个对赌协议”。

  华谊兄弟的想法是,先用一大笔钱买明星股东手中的股份,然后签订对赌协议,这样既能保证上市公司业绩,又能达到绑定明星的效果。

  华谊兄弟最火速形成“对赌”的公司,就是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6人成立的浙江东阳浩瀚。该公司2015年10月成立仅一天即被华谊兄弟以7.56亿的高价购买70%股权,溢价超过一百倍。

  东阳浩瀚主要经营业务包括影视剧项目的投资、制作和发行,艺人衍生品业务的开发和经营。根据公告,明星股东给出了业绩承诺,承诺期限为5年。其中,明星股东承诺,东阳浩瀚2015年度税后净利润不低于9000万元,2016-2019年公司每年净利润增速不低于15%。从2016年开始,接下来的5年合计业绩对赌达到6.1亿,如果完不成业绩,北京赛车开奖!那么明星们就要拿现金来补差价。

  为了确保能顺利完成“KPI”,浩瀚影视还制定出了一套独特的打法:围绕艺人,每年只主投影视剧2至3部;不参与项目具体的制作和执行,将具体拍摄、制作工作交给母公司或通过与外部公司合作共同完成,浩瀚影视负责项目的前期策划、投资,且具有该项目演员的定夺权。

  山东财经报道记者翻看华谊兄弟历年年报发现,2015年东阳浩瀚完成了净利承诺,其中包括公司在成立期间已经完成的净利润4115.57万元,以及公司成立之后完成的净利润5111.82万元,合计9227.39万元。而计入东阳浩瀚2015年度业绩承诺的收入主要来自艺人参加综艺节目、晚会、广告代言、商业活动等取得的收入,比如说参加浙江卫视跨年演唱会、雪津啤酒代言推广(李晨、陈赫)、英雄联盟明细直播赛活动、泰禾广场开业活动等。

  值得注意的是,年报中明确提出“明星股东同意将其所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收入贡献给东阳浩瀚作为其业绩的一部分,考虑到有利于公司和投资者利益的情况下,公司同意接受明星股东的个人收入作为其履行业绩的一部分。”

  2015年李晨等人拼命完成业绩承诺后,2016年的业绩大考又来了。可以看得出来,2016年,凤凰彩票黑彩2018年官方授权!李晨、杨颖、陈赫等“拼命”参加综艺节目,包括浙江卫视的《奔跑吧兄弟》、《王牌对王牌》、《喜剧总动员》,爱奇艺的《我去上学啦》、《撕人订制》,腾讯视频的《约吧!大明星》、《年味有fun》等。 号称投资3.3亿元由冯绍峰主演的电视剧《幻城》,于2016年暑期登陆湖南卫视周播剧场。

  《奔跑吧兄弟》虽然号称单节目总收入突破20亿,但浩瀚影视在电视综艺节目中只是处于次要地位的合作方,很难获得巨大收益。而且《幻城》虽有冯绍峰、宋茜的明星主演阵容,但没能挽救《幻城》52城收视难破1%的窘境,在豆瓣上评分只有3.6分。

  根据业绩承诺,东阳浩瀚需要在2016年达到1.035亿的业绩目标,但该公司2016年只实现了1.01亿净利润,对此,华谊兄弟称“未完成部分将按照协议进行补偿”。李晨等股东需要补偿超过200万元。

  山东财经报道记者看到,2017年业绩承诺为1.19亿元,东阳浩瀚完成了1.559亿元的净利润。按照当初协议,2018年东阳浩瀚需要完成1.369亿元的净利润。不过,这对于李晨等人来说似乎并不困难。2018年华谊兄弟上半年年报显示,东阳浩瀚净利润为1.15亿元,下半年压力也因此瞬间减小。

  被华谊兄弟收购之后,冯小刚的东阳美拉虽每次业绩承诺都完成了,但看上去似乎也有些吃力。

  当年,华谊兄弟拿下张国立的浙江常升70%股权才花了2.52亿元,同样是70%股权,2015年东阳美拉的价钱足足是浙江常升的4倍。当时东阳美拉成立还不到2个月,并无任何影视作品,冯小刚在公司中持股99%,华谊就给了10亿买股权,跟直接塞现金给冯小刚没什么两样。

  华谊兄弟表示,公司看中的是东阳美拉未来的盈利能力,以及冯小刚这个IP品牌价值。

  当然,生意场终究谈的是生意。在收购东阳美拉的同时,双方签订了一协议内容是,冯小刚承诺2016年不低于1个亿的净利润,2017年到2020年每年净利润比上一年增长不低于15%。否则,将由冯小刚本人将亏损的部分补齐。

  从2016、2017年华谊兄弟年报可以看出,冯小刚每一步都走的“艰难”。山东财经报道记者看到2016年,东阳美拉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税后净利润为10152.84万元,刚好超过承诺的业绩目标: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 2017年,东阳美拉承诺的业绩目标为1.15亿元,完成了1.17亿元。可以看出,这两次都是卡着标准完成的业绩承诺。

  值得注意的是,东阳美拉每年的业绩目标,都需要在前一年的基础上增长15%,2018年需完成1.32亿,2019年完成1.52亿,2020年完成1.75亿。山东财经报道记者看到,2018年华谊兄弟的上半年报中,东阳美拉实现净利润5139.15万元,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下半年,东阳美拉需要完成超过8000万的净利润才能完成业绩承诺。

  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中,有很大一部分得益于2017年12月《芳华》的后续影响。

  有业内人士表示,冯小刚近几年的影片风格慢慢由商业化开始向文艺方向转变,文艺性电影的票房可想而知。

  和冯小刚相比,同样和华谊签了对赌协议的张国立就没那么幸运了。2013年,华谊兄弟以2.52亿收购了张国立和合作伙伴所在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对赌协议是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2013年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3000万元,剩下几年的目标在2013年净利润目标基础上,按协议约定比例增长。

  山东财经报道记者了解到,张国立还在华谊支付的2.52亿里花了共1.52亿购买了华谊兄弟的股票,并承诺锁定3年。

  “有了对赌协议后,我就变得不从容了,拍戏不像以前那样等一个我喜欢的剧本、等一个我喜欢的角色。”张国立曾多次公开表示。

  山东财经报道记者查看财报发现,浙江常升2016年的业绩目标为:不低于2015年税后净利润3779.50万元。但是,2016年浙江常升的税后净利润只有2500.13万元,相差1279.37万元。按照华谊兄弟70%的持股比例计算,张国立需要补偿华谊兄弟的现金是:(3779.50-2500.13)×70%=895.56万元。

  事实上,这几年张国立为完成业绩目标而疲于奔命。签约华谊之后,张国立参演了多部电影、电视剧,包括和姚晨主演的电影《一切都好》(票房只有2000多万)、以配角身份参演电影《功夫瑜伽》;电视剧方面,有和闫妮主演的《爱的追踪》、和蒋欣主演的《老爸当家》等等,但收视并不出众。

  张国立还跨界参演多个综艺节目。他曾当过浙江卫视综艺《我看你有戏》的评委、担任四川卫视户外真人秀节目《咱们穿越吧》的总导演、参加了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黑龙江卫视的《见字如面》、北京卫视的《非凡匠心》等多个综艺节目。

  好在2017年,张国立终于“逃离”华谊魔掌,2017年浙江常升净利润为3875万元,没有低于2016年税后净利润。

  值得思考的是,已经没有业绩压力的浙江常升,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就达到了5761.99万元,高于有业绩对赌时任何一个全年的净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