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彩票官网:冯小刚:这一次闪电是从云端上直接劈下来的

编辑:凯恩/2018-11-27 23:41

  从昔日当兵、部队转业,到北京城建开发总公司做工会文体干事、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担任美工师,再到成为家喻户晓的电影导演和央视春晚总导演···

  冯小刚以广结良缘的心态在同僚的相伴和贵人的辅佐下一路走来,完成了从浪子到才子的人生飞跃。

  父亲曾是傅作义军队里的军官,投诚后成了一名国家干部,他的母亲是印刷厂的保健大夫。

  在冯小刚的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中提到,父母在他很小时候就离婚了,之后他和姐姐便跟着妈妈搬到了车公庄大街北里,母亲单位的附近。

  冯小刚一直到现在,都宣称自己最爱吃开水泡饭就剩菜,是小时候太贫寒落下的重口味。

  但冯小刚坚信自己会成功,因为他妈妈告诉他:“孩子,你会顺顺利利的,所有的苦难都让妈替你尝尽了,你有出息,我的罪就没有白受。”

  作为部队大院出身的孩子,童年大多是在奔跑,打架和胡闹中度过,冯小刚肯定不爱学习是没跑的,然后他终于在自己而立之年之后碰到了诗和远方,投身到电影中。

  诸如冯小刚、王朔、姜文,他们性格里的痞是从小就有的,或者是胎里带的,这点外人无法体会。

  大院子弟都拥有着过人的精力、丰富的情感、并崇尚武力,他们更愿意追求自己的道......

  不用为了吃水果糖刻意讨好别人,不用受了欺负不发出声音,这些都是大院子弟骨子里的东西。

  相反,他们懂得很早,甚至在很多孩童还在撒尿和泥的时候他们就经历张嘴就来的谎言,攀权献媚的饭局,他们更渴望做自己,一个不被束缚的线

  “小时候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星期五机关食堂买电影票然后去礼堂看电影。5分钱一张,那是我最愉快的时光。”

  冯小刚至今还记得自己看过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戏曲版《红楼梦》,年幼的他还不理解电影中穿着古装的人在干什么说什么,只觉得十分害怕,甚至看到一半就落荒而逃,于是《红楼梦》也在他童年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这位“出身不好”的导演在20岁那年和北京电影学院擦肩而过,直到今天他也没有进过象牙塔。

  冯小刚在高中毕业后进入北京军区文工团担任舞美设计,后部队精简整编,冯小刚遭遇淘汰被迫提前退伍转业。

  退伍后冯小刚到北京城建开发总公司做工会文体干事,由于没有大学文凭险些被弄去看库房。之后他结识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北京电视艺术中心的郑晓龙。

  1985年冯小刚调入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任美工师,相继担任《大林莽》、《凯旋在子夜》、《便衣警察》、《好男好女》等多部电视剧的美术设计,从此踏入影视界。

  他先后与郑晓龙合作的剧本《遭遇激情》和《大撒把》,前者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等四项提名,后者获得了第十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最佳编剧等五项提名。

  如果没有郑晓龙的提携,这个因执拗、另类而深得人心的“拧巴”导演也许永远“蹲守”在城建口,与影视艺术无缘。

  随后,冯小刚展现出了过人的编剧才华,幸运飞艇开奖直播,《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等90年代家喻户晓的电视剧名单中都有他的大名。

  每个青年人都有追星经历,冯小刚也不例外。单亲家庭,非科班出身的他初入影视圈交杂着迷惘与不自信,正是在这种脆弱的时刻,认识了王朔,并被其深深吸引。

  相当一部分评论认为冯小刚的台词语言一直都是在学王朔,实际上,台词一直都是他的长项。

  冯小刚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那个耸人听闻的标题足以说明——“抬眼望见北斗星”。

  虽同为大院子弟,但王朔出生于复兴路29号的总参军训部大院,同一个院子的还有王中军跟王中磊,个个都是根正苗红。

  而冯小刚小时候长在北京西郊的市委党校的大院里。父母离异后,他和母亲、姐姐搬出大院,受到大院生态的影响并没有王朔大。

  因此,王朔身上有着冯小刚所没有的天生霸道的优越感,甚至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1994年,冯小刚离开艺术中心,与王朔、彭晓林共同创办了后来被他称为“窑子”的“好梦公司”。对于那段经历,冯小刚戏称,他和王朔是一个窑子里头两个花枝招展的鸡。

  在好梦公司,冯小刚或编或导或演了五部半影视作品,首次独立电视剧《一地鸡毛》,拍摄处女电影《永失我爱》,还在《我是你爸爸》中奉献了极佳的演技,但这些走批判文艺路线的影视剧不是遭遇半放半禁的尴尬状态,就是未能通过审查直接被毙。

  1996年,《过着狼狈不堪的日子》开机不久后被停机,电影局给出的理由是:“剧本对于挑逗、追逐、强奸女性津津乐道,暴露丑恶而不鞭挞丑恶……有违社会公认道德标准的价值观念,错误引导大众审美。”

  同年年底的电视剧《月亮背后》杀青后遭禁,数百万投资打了水漂,接连几部作品胎死腹中,好梦公司信誉扫地,被圈内视为“毒药”,“精神领袖”王朔远走美国后,“好梦公司”正式歇业,冯小刚跌入事业低谷。

  曾经,冯小刚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也说起来自己和王朔的关系:“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人走在人生的路上,有时候走不到一个道上去,后来又啪,在另一个路口又重逢了,这都是人各有志的事。”

  对于一个导演而言,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影片票房飘红和观众好评更能拯救灵魂的了。

  面对一蹶不振的冯小刚,北京电影制片厂厂长韩三平有意将其“打捞”上岸,让其发挥特长拍摄一部贺岁片。

  在时任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总经理张和平和韩三平的鼎力支持下,1997年,冯小刚拍摄了根据王朔小说《你不是一个俗人》改编的贺岁电影《甲方乙方》,并启用了“你笑他不笑,一脸莫衷一是”表情的葛优担纲男主角。

  影片在公映时大获全胜,元旦期间单日票房每天都在近百万,为中国电影成功救市。

  在凭借《甲方乙方》咸鱼翻身后,冯小刚一路顺风顺水,连续拍出了《不见不散》、《没完没了》、《一声叹息》、《大腕》等影片,一路风景独好,他那有着鲜明市井风格和京味幽默的喜剧电影,让观众看后畅快淋漓、耳聪目明,在狂笑中卸下生活重负。

  不过,在学院派的评论家眼里,这些电影缺乏场面调度,无视电影语言,只不过是一些小品段落的串联,脍炙人口的台词其实是对王朔京派文化的模范与抄袭。

  另一方面,冯氏喜剧在票房上也呈现出北热南冷的地域特色,三部贺岁喜剧《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的北京票房分别是1150万,1280万,1000万,单北京一地票房便占了全国票房约三分之一,冯氏喜剧这个品牌,在南方地区并不畅销。

  不过,对于穷怕了的冯小刚来说,这些非议更像是成功招来的妒忌,成名主旋律外的小插曲,他完全沉浸在幸福中,“我为当一个能赚钱的导演而自豪。”

  “为了给片子争取过审的机会,他曾经请高级干部吃饭,席间如此拍马屁,‘您是谁啊,您是站城楼上,看看北京城这边说这边灯太多有点晃眼,这边的灯就都要立刻给灭了。’这种谄媚我们听着有些肉麻,甚至可能觉得他下作,为了拍电影如此低三下四,丧失人格。但看看他拍的片子又不是那种三俗无趣,你就能明白他这种低三下四背后的辛酸了。”

  90年代冯小刚三部片子没过审,彼时的他羽翼未满,还未在影视圈站稳脚跟,在威严不可侵犯的审查制度面前,对社会抽鞭子,走批判文艺路线无异自讨苦吃,把握不准风向,最牛逼的创意也只是鸡蛋碰石头。

  不过,也得感谢这段被现实揍得鼻青脸肿的岁月,让他知道“哪些东西是抗不过的,哪些东西是可以坚持的” 。

  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冯小刚在政协会上直言:“大家既可以拍泰囧,同时也可以拍这种题材。我认为拍这样的电影是用来反省的,我们经历过的这些事,是有好处的。”

  2013年,在文艺界别小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导演冯小刚再次就内地电影审查制度提出建议。

  冯小刚自认,在拍电影这件事上,有两部电影听见了上帝的召唤,一是《手机》,二是《一九四二》。

  自1994年第一次看到《1942》的小说,冯小刚便萌发了想搬上银幕的冲动,之后的岁月,无数次念念不忘这个一见钟情的女子,“拍每一部电影累计的经验,都是在为《1942》做准备”。

  《人物》杂志在2014专访冯小刚的一篇文章。其中讲,冯小刚筹划了19年的电影《一九四二》付出了大量心血,精力,却遭遇票房滑铁卢,而他心里过不去的是“让中磊赔钱了”。

  文中张国立说:“冯小刚哭了,vr彩票官网,这是第一次看到冯小刚为票房而哭。我看着他落泪后,我两天都没睡好觉”。

  这事在冯小刚心里是过不去的,一定要还华谊的人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随意”地拍了《私人订制》,票房不错。而该片虽赢得了票房,却遭到了网友的集体吐槽。

  文章中还提到,戛纳电影节中青年评委Magass所言:王朔与冯小刚所代表的京派文化圈已经式微。

  而冯小刚也说:“时代变了,我觉得是。”他认为,人内心很多特别恶毒的东西,在这个时代被放大,放大好多倍。

  可以想象,这既是一部野心极大的作品,因为积蓄了冯小刚十几年来的能量;又是一部没有野心的电影,就像一个男人面对自己的初恋,他的欲望肯定不是占有,而是剔除一切杂质,凝视,欣赏,怀念。

  许多导演都在追逐好莱坞的绿茵场上大玩“造梦”电影时,冯小刚那挟裹着平民世俗和老舍式京味幽默的小人物电影从北京“胡同”里一路小跑蹿将出来,将漂浮在云端的中国电影狠狠地拽到地面。

  这些年来,虽然发表的言论常常被外界扭曲,但冯小刚越来越表现出直言直语的本性,也因其口无遮拦,得了个“小钢炮”的称呼。

  这一路从观众、粉丝、影评人、同行撕了过来,完全可以用上《功夫》里的那句台词了:还有谁?

  在中国导演里,冯小刚不是最优秀的,也不一定是演技最好的,但绝对是最敢讲敢说的。

  细数冯小刚这些年来的惊人言论,便会发现他像极了《皇帝的新装》里的小男孩。他所说的,是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的,或怕得罪金主,或怕得罪同行,或怕得罪观众。

  “我觉得现在什么都和世界接轨了,就记者的素质还差这么多,你问的问题就是在挑拨关系,太操蛋!”

  “你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你就忍一忍吧,你就当自己就是一婊子吧,你就早点脱离这婊子的行业,这也是我想我对拍电影感觉到厌烦的一个原因。”

  “那是不是因为有很多垃圾观众,才形成了这么多垃圾电影,一定是和大批的垃圾观众有关系。”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私人定制》公映后果然毁誉参半,票房同样飘红但口碑大不如从前,遭到了不少影评人的吐槽。炮筒子性格的冯小刚迅速被“点燃”,在微博上向影评人“开炮”。

  正如很多人评价的那样,冯小刚的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他固执己见,听不进不同意见,不喜欢差评。他过于自大而缺乏胸怀,只要相左的看法就会激怒到他,不同即敌对,而且还击起来绝不手软,甚至拿脏话痞话噎人。

  许多人说,冯小刚的性格与《老炮儿》中的六爷极为相似:说话带一点京味儿,轴,守旧,不肯与他认为“不合规矩”的事妥协。

  “中国贺岁片教父”的时代已经不在,而如今冯小刚的心中似乎积累了太多悲愤。

  “如果我三十岁我可以妥协,退而求其次,因为来日方长;但我已经快六十岁了,借社会新闻里经常使用的一句形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我就不愿意妥协了,因为时间无多。”

  后来,冯小刚终于理顺了思路:丢开自己和年轻观众的“代沟”,做自己喜欢的事。

  “现在自由度更大了一点,有这种自由度不去用,还要去成为一个印钞机,显而易见这事不划算。”他说。

  我知道冯小刚的尿性,并不期望剧情和观影感受多么的流畅,但是我喜欢电影里面,光影的处理,那些拍摄芭蕾舞团的镜头都很美。

  我希望能看见一部如成长教育一般,细腻描绘少女青涩懵懂的国产片,甚至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欣赏小姐姐们姣好的容貌。